佚名pioneer

愿活成自己喜欢的样子
靖凰粉

意外成为处女座的天秤座
更新不定期,拒绝催更

戈止庙堂十

北疆的战报也堆到了皇帝案上。两个默默无闻的铁勒王孙,竟然五战五胜。挂帅出征的赵王丢尽了颜面,愤怒之下把周边几个聚居的铁勒小部族灭了拿人头充数。所以算是喜忧参半,表面上,虽是有胜有败,但实际上却是他尝试掩饰自己的无能罢了。

偏偏广武王却是把自己摘得一干二净。出战期间,他“旧伤复发”,留在登州养伤。这战争更是无半点插手之举,所有的胜败都落在了赵王头上。

“本是赵王有意的夺功之举,没想到却阴差阳错的帮殿下避过一劫。”
“殿下乃是天佑之人,区区战败也不能折损其威名啊!”萧松的贴身侍卫富东,富新轮流念完战报和奏章,都分别感叹着。
“福祸相依,战场无常。这四皇子殿下,倒是鲁莽得很。”萧松轻蔑一笑,“行了,...

【靖凰】《萧然穆色》同人合志明天预售最后一天啦~

走过路过不要错过,最后宣传一波啦

永絮娥眉:

明天就是《萧然穆色》的预售截止日啦,请还没有下单的小天使注意把握时间哦~

预售链接:请戳这里
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购买本子福利第一弹(第40位购买本子的小天使)的幸运鹅已经诞生了,就是这位某宝ID叫“松雪英梦”的小天使。意不意外?惊不惊喜?收到本子的同时还请注意查收你的礼物——法国Fragonard(花宫娜)香皂一份。期待你的repo( ̄▽ ̄)~*
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购买本子福利第二弹:

明天晚上22:30之前本子的预售销量若能突破50套,我们就在已经购买本子的小天使里面抽取一位幸运鹅进行免单...

戈止庙堂九

西域的噩耗接连传来,继燕王攻打波斯失利后,故吐蕃领地生了大规模的瘟疫。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利用,掀起了大大小小的叛乱。结果噩耗并没有结束,药材不知为何十分紧缺,以至于疫情竟然一直蔓延,离中原本土最近的陇右镇甚至要宣布封锁通往内陆的道路。

“安西四镇的疫情,朝堂已经知晓。诸位,我们应该商议一下要如何面对灾情。六弟,你久在西域,了解风土人情,你怎么看?”燕王居于上首,一副严肃处理的样子。下首诸将无不是纳闷不服,这瘟疫和几年前大军甫灭吐蕃时十分相似。但是当时广武王和晋王明明就已经控制了疫情并逐渐消灭了啊!为什么几年后会卷土重来?
“二王兄,以小弟看,应该先隔离感染人群,找出源头,再逐一清除……”
“太慢...

戈止庙堂八

萧巖回到久违数年的安西,当地的军队基本上没有太大变化。晋王的威名犹在,这让燕王很不自在。令行禁止,虽是出于燕王之名,却要晋王公布才有人听命。这些武将士卒,都是不懂官场世故的粗人,眼中只有和他们同甘共苦同生共死的六殿下晋王,哪管什么京城来的二殿下。偏偏晋王一副遵从燕王将令的样子,恭顺之中透着倔强,更让燕王不满。

“主子,这安西就是您和广武王的天下。那个燕王,不过就是陛下丢来的傀儡。只要您一句话,三天让他将令不出龟兹,半月让他号令不出府衙,一月让他对您卑躬屈膝!”列扬威道。
“对对对,最好让他夹着尾巴逃回京城。从此不敢再染指安西!”列扬武接着扇风点火。
“接着说,”萧巖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斜斜看着自己...

戈止庙堂七

荀昇却是摇摇手中扇子,指着不远处的棋盘:“莫急,你先来下一局。”
萧楠知道他喜欢以棋局喻事,于是也端坐在棋盘前。却发现黑子已经稀散的占据了西方的一部分。
“老师,这是棋谱?”
“残局。”荀昇道,“给你一炷香的时间,破解此局。”
“谨遵老师教诲。”萧楠直接开始解棋局。白子在中央虽有零散的棋子,但是互相没有连接,难成气候,就算他想练起来,也被黑子无情的阻断。反观黑子在西面的布局,井井有条,周全缜密。几乎那些可趁之机都是只余一孔的死路,根本无处下手。萧楠努力巩固中间的地盘,却是事倍功半。连下三次,都是以失败告终。
“老师,这太不公平。黑子在西面局势稳如泰山,白子在中间却是外强中干,两者相较,优劣尽显啊!”
“黑...

戈止庙堂六

“晋王殿下来了!”管家快步走来,随后跟来的就是一个丰神俊朗的青年,他的神色如常,却是一股无法抵挡的威慑。比起广武王多了分雍容华贵,比起其他皇子又多了几分坚毅。

“侄女呀,你说广州还有些什么有趣玩意儿?”穆子敬和穆姝正在闲聊。穆姝闻言忽然脸红了红,穆子敬全看在眼底,心中暗笑。
“本王应世子之邀前来,这回可有什么好酒?”晋王萧巖自己寻了位置坐下,正正在穆姝隔壁,“穆小姐千里迢迢来京认亲,可是住得惯?”
“侄女,还不快见过平西副都督?副,都督如今深受圣眷,前途无量,贺喜贺喜!”穆子敬不无嘲讽道。
“殿下……”穆姝起身福了一福,“穆姝见过晋王殿下。”
“穆崇朔,你什么意思?姝儿身体还未完全康复,你又把人拉出...

戈止庙堂五

PS:都督那个我胡诌的,沿用起来好奇怪,因为版图也没有我实际参考的朝代那么少

萧巖看着建宁王府的请帖,内心久久不能平静。陛下采纳江南巡察使的建议,重开海禁。这本来能使岭南一带的商贾更为壮大,也能帮助她,可为什么到头来,统领广州十三行的商会头领竟然是穆戎?她为什么会放权给那个不成器的小子?为什么上京认亲的是他不是姝儿?

明明她更有手段,明明她付出更多,明明她才是名正言顺的广州穆氏领头人。

“殿下,建宁王世子求见。”全良小心翼翼地报告着,多年的追随让他知道主子现在的心情很不好。可是他也不敢得罪这个看似文职彬彬的王世子,朝野传言如火,都说什么从军当如萧吟朔,习文当学穆崇朔。更何况他的父亲还是陛...

戈止庙堂四

“默伯,你怎么出来了?你的病还没好全呢。”萧婉华直接扶人回到内室,留下萧楠一人长吁短叹。父王果然是父王,自己费劲口舌,人家一句话就解决了。当下也不拖沓,转回自己的小房间继续写文。

没错,就是坊间流传的话本子。陛下虽然严禁朝堂论及晋王受伤一事,但是雁过留痕,何况是大规模旷日持久的追杀?所以陛下对此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谁又会想到,天真率直的广武王幼弟居然是幕后推手?

“疏予,你想知道什么?”萧启赡任由萧婉华把自己扶到软塌上,顺手把伊人抱入怀中。
“你真的会告诉我?不隐瞒?”萧婉华还是有点不相信。
“我有骗过你吗?”萧启赡赌气般埋首于萧婉华的双峰间,“哼……”
“你呀,老不正经。”萧婉华笑着拍掉他的...

戈止庙堂三

晋王府一下子热闹起来,前来探病的人络绎不绝。晋王萧巖也不推辞,强打精神一一应付。不几天就传来病情加重的消息,皇帝听后大怒,下旨禁止打扰晋王休息。晋王府才回复了往常的冷清。

“晋王殿下,为了赶走这些麻烦人还真是拼命啊。”那个男子来去自如,王府没人拦他。
“不如此,怎么看透这鬼魅人心?”萧巖躺在床上,静静的任太医换洗伤口。
“陛下许你实职,去做礼部侍郎,官正三品。”那人坐在离床不远的椅子上,慢慢的茗茶,“那些杀你的人,有什么头绪吗?”
“无非是我那些好兄弟。”萧巖稍微挪动身子,让自己躺的舒服点,“燕王萧崋,赵王萧嵂,郑王萧峯,宋王萧嶽,鲁王萧嵛,豫王萧崟,谁都可能下黑手。”
“二皇子贪婪,三皇子好虚名,...

戈止庙堂二

中秋节快乐
这次的靖凰......嗯,算是一个新尝试,因为旧的剧情太重复了,本来教主还要我用天阙设定,实在如同在十号风球中瑟瑟发抖啊。

京城外的官道上,一队骑士全速前进。几乎人人都带伤,可是他们毫无疲惫畏惧之色,只不停的赶路。从南境回来,他们已经遇到大大小小十几次暗杀围攻,可都能脱身而出,只是原本的五百精骑,到现在只剩下三十余人。为首的只是在每次冲出重围后清点一下人数,随即继续前进。

不能停,更不能退,到了京城便是海阔天空,退后一步就是万丈深渊。

这是离京城最近的一处丛林,也是最后一个可能遇伏的地方。离开这里,就是一片坦途,城头守军可以看到所有踪迹,敌人将无法再下杀手。为首的低低吹了几声哨...

© 佚名pioneer | Powered by LOFTER